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2020-02-02 15:01:39   作者:浪客   来源:华艺网   评论: 0

她是著名艺术家刘海粟的年少初恋,因封建年代的悲哀而守身一生。

她是“乱针绣”创始人,钻研中西艺术,打破了中国两千多年以来的刺绣针法。

她在晚年再见年少的“九哥”,说不出再多话语,满眼只有唏嘘的泪光。

她就是杨守玉,一位民国时代的奇女子。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杨守玉女士针绣像

01 ——“九哥”与“祥妹”

1896年,杨守玉和刘海粟在江苏常州相隔三个多月先后出生,两人的情缘源于此,缘断亦于此。

杨守玉少时不叫守玉,原名杨韫,字瘦玉,乳名祥云,后来才将瘦玉改为守玉,这改名之事对于她来说别有一番滋味,也令将来的杨家后人慨叹许久。

在当时,杨刘两家皆是常州武进县的书香世家,更有渊源的是杨母是刘父的亲姐姐,杨家在局前街顾家弄的大院,刘家在青云坊,两家相距不远,杨守玉儿时常常跟随母亲去舅舅家,自然就认识了刘海粟。

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无论学画还是嬉戏,做什么都喜欢在一起,感情也是渐渐加深。

刘海粟在家中排行第九,杨守玉总是叫他为“九哥”,而刘海粟便由杨守玉的乳名祥云,称其为“祥妹”。

因见两人都喜欢画院中事物,两家的大人们便聘请了一位先生教他们画画,小时候的刘海粟顽皮的很,在画画上非常有想象力,经常肆意“乱画”,先生让他们两人描绘烽先生的花鸟图,他画完后干脆在落款提笔“乱涂”二字。

杨守玉对于刘海粟故作洒脱的绘画也是忍俊不禁,认真地问了后者原因,刘海粟告诉她,“如果描得太工整,就呆板了,压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我觉得画画就要画自己心里想的和喜欢的东西,将来才能成为真正的大画家”。后来的刘海粟,果真成为了闻名中外的大画家。

对于刘海粟那股不拘一束的创新风格,杨守玉心里暗自爱慕,也认可“九哥”的率性而为,敢于突破。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刘海粟

1909年,西洋美术已传入中国内地,刘海粟在朱湘的传习所里第一次接触到西洋画,西洋画的线条色彩与中国画截然不同,顿时让刘海粟心生澎湃,认为以西洋风格描绘中国事物也许是一番新的天地,于是决定潜心钻研。

1910年,刘海粟踌躇满志地回到武进,向家中提出大胆的想法——开办自己的传习所,哪怕家里人反对也无法阻止他继续传习西洋美术。

杨守玉得知后,为了支持她的“九哥”,第一个到传习所报名,就此杨守玉通过刘海粟第一次接触到了西洋画,这些西洋画中的素描,写生和油画带给了杨守玉极大的视觉冲击,渐渐萌生了启蒙的种子,同时也为她后来中西结合的“乱针绣”的出世掀开了开场帷幕。

杨守玉对西洋画十分有兴趣,勤奋好学的她学有小成,其风格写生传神,临画逼真。在传习所里,两人不仅学到了西洋美术,而且在朝夕相处中心意暗许,情投意合,同时孕育了杨守玉创作中西结合作品的灵魂。

对于两个人的两情相悦,都被两家人看在眼里,他们也希望杨守玉和刘海粟可以结为连理,那两家就是亲上加亲了。

其实在他们两人十四岁的时候,刘父就曾向刘海粟询问定亲的事情,刘海粟以为家中人是知道自己心意的,自己也曾被姐姐问过对“祥妹”的喜欢,他坦诚回答了,于是刘海粟并没有反对,而是就此应允。

杨守玉得知定亲之事后,也是向自己从小跟着学刺绣的表姐询问,当时聊得让杨守玉羞涩不已,欢喜得睡不着觉,两人都以为这件婚事就这么订了。

然而,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刘海粟与家人

02 ——封建社会的可悲

在快要下聘书时,刘海粟才知道,他要迎娶的是丹阳林家钱庄的千金林佳,只因算命先生说的“八字不合”,女方的才气会压制男方,男方无法功成名就,得出的结果是两人不适合婚配。

当时听闻下聘书的对象是林家千金,刘海粟双手抱头,难以接受,杨守玉更是如遭雷击,脸色惨白,夜不能寐。

1912年,刘父以死相逼,一封书信将跑到上海学画的刘海粟召回家,强行逼迫他完婚,只不过刘海粟却没有就此屈服,当晚的他并没有入洞房,自己在书房睡了一夜。

那晚,杨守玉独自在绣楼哭了整晚,哭花了脸,心冷如冰。

见此,杨母无法忍受这种羞辱,随即带着杨守玉离开了武进,前往丹阳任教。不久,刘海粟以岳父邀约的借口,追到了丹阳,然而杨守玉内心跨不过那道坎,并不愿意打扰刘海粟的婚后生活,便躲到了上海。

刘海粟得知后,并没有死心,依然追着她跑到了上海,他知道“祥妹”对自己的心意是从未变过的。

不过,之后的杨守玉又再次回到了常州武进,报考女子师范学校图工班,决定学习绘绣,正是在这里她遇到毕生恩师——著名国画大师,教育家吕凤子。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老师吕凤子

也就是在这里,她对人生婚姻彻底死心了。

那时武进女子师范学校的女校长任孟洁见杨守玉聪慧好学,温柔大方,在班里学生中成绩突出,不仅对她多有赏识,越看越满意,而且还有另一番意思。

于是,任校长来到杨家大院,为犬子提亲,听着任校长的诚恳说辞,杨母几乎想当场应允,但考虑杨守玉受过情伤,怕会对这桩婚事不同意。

杨守玉知道母亲的心意,为了让她开心,几番思索后决定应下这门订婚。

在准备商量婚期的日子,杨守玉慢慢恢复了当时的少女天真,生活逐渐乐观起来。

然而,突如其来的意外给了她又一次天雷轰顶般打击,这一次将她对婚姻有所期盼的心彻底粉碎了。

两家原先商定的婚期在请先生算过后,那天竟是任校长夫君的忌日,本该是喜日,却撞上了忌日,婚事成丧事,在那个封建年代是非常不吉利的。得知此事后,杨韫为了不让两家为难,选择退出婚事,此时她已经没有再订婚的打算了,决定靠自己撑起未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从杨瘦玉改名为杨守玉,立志要守身如玉,不仅是对婚姻无所期盼,更深的是想为内心深处的“九哥”守玉一生。

也许是封建社会的可悲造就了这位传奇人物的诞生。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03——潜心艺术,“神针”出世

1915年,杨守玉从武进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其恩师吕凤子邀请她到正则女子职业学校担任绘画课兼缝绣科的教学老师。

在学校,杨守玉一边教导传统刺绣技法,一边潜心研究中国古今刺绣和中外画法。

那时候,她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去了敦煌,见到敦煌石室中的唐绣时,杨守玉了解到唐绣以仿画绣为主,顿时受到了启发。

回到正则学校后,她思索数天,认为绣应该不同于画,要使之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应该令刺绣之针法极其变、尽其用。

杨守玉觉得若要突破瓶颈,需从西洋美术入手,多少个日夜,她反复研究曾经接触过的西洋画,其写生的风格,素描的衬影、油画的色彩,夸张的表达形式等等都给了杨守玉极大的灵感。

“乱针绣”法的出场逐渐地拉开最后的序幕。

1919年春,杨守玉研究新型绘绣终于有所收获,她把西方的绘画色彩和素描的衬影法融贯于刺绣,让西洋画和绘绣的特色相互结合,针法与笔法相通于彼此,突破了双方工艺的隔阂。

当时创作出来的一些中西结合的初期刺绣作品还引起不小轰动。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杨守玉针绣作品

那时的刘海粟还是上海美专的副校长,在西洋画方面的造诣已是不俗,便着手开办了专门的人体写生课,向外界展示出人体写生的素描作品,并称“此为人体美为美中之至美”。

此言一出,引起社会媒体的震惊,一时间遭到各界人士的抨击,被骂作中国的“艺术叛徒”和“教育界的蟊贼”。

杨守玉原本在钻研更精深的刺绣工艺,听闻他受到不实讨伐,当即在媒体报纸上为她声援。她用自己独特的“乱绣针”绣法绣出两幅女性裸体作品——《少女与鹅》和《出浴》,富有色彩,强烈表达画的情感,向人们展示着艺术之美,这两幅刺绣在江苏省展出,引起了各界的热议。

著名油画家何孔徳先生是这样评价的,“具备了色彩丰富,描画生动,线条流畅,自由奔放等诸多成为一幅好画的因素,达到很高的水平”。

当代著名画家程十发先生也曾对杨守玉的作品评价道“千针万线,绣出气象万千”。

对于杨守玉声援刘海粟,后人也是多有探讨,不乏感叹和惋惜两人年少的错过。

“有一种力量不一定要日日陪伴,也许遥遥相望,在生命与爱的回望中,各自往艺术的最高峰攀登,艺术寄托了最深情的永恒,这就是爱与生命的力量吧”——青果名人堂《乱针绣创始人杨守玉:一针一线绣人生》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1931年初,刘海粟偕夫人张韵士及好友傅雷等

1928年,杨守玉创作出了《小女孩》,并在学校展览后得到社会各界好评,她的恩师吕凤子更是极为赞美,并且督促她不断完善“乱针绣”,使它成为一套完整针法。

1931年,正则女子职业学校举办专门的美术展览,杨守玉的《美女与鹅》、《老人像》、《女孩》、《木排》、《匡庐短瀑》、《泰山黑龙潭》六幅由初期到成熟的绣品,再次引起轰动,还获得了江苏省教育厅的嘉奖。

1937年,杨守玉受邀参加在南京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美展,因其作品前无古人的绣法和独特全新的艺术风格,被评为此次大赛一等奖。

在后来建国之后,杨守玉的一些巅峰作品还被当作国礼送到国外,例如《罗斯福像》,《斯大林像》等等,此外还有《难民》、《男孩》等作品,被藏在世界各地艺术馆,接受着世人惊叹的目光。

1958年,杨守玉推动常州工美研究所的成立并收了弟子陈亚先,此时,常州与苏州、丹阳成为继承乱针绣艺术的三大创作基地。

那时刘海粟也肯定过她的成就,曾写信给郭沫若,推荐杨守玉的乱绣针,信上这样说,“以针为笔,以丝为丹青,使画与绣法融为一体,自成品格,夺苏绣湘绣之先声,登刺绣艺术之高峰,见者莫不誉为‘神针’”。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04——晚年唏嘘,人终归去

弹指一挥间,七十载如一瞬。

1980年10月,刘海粟衣锦还乡,回到了常州武进,那时他的名气已经大到国内外,在众人簇拥下回到了刘家,而他主动去寻访杨守玉。

在杨家老宅,杨守玉怀旧地居住在此,里面墙上挂着一幅经历过岁月磨洗的黑白人像,正是少年时温柔贤淑的杨守玉。

在杨老听闻刘海粟前来拜访,内心既兴奋又担忧,她怕自己面对故人时失态,最后这第一次寻访以她的闭门不见告终。

后来,在众人的劝说,两人还是在常州的“近园”二楼的客厅见面了。

当时的相见情景引无数人为之一叹。

相见时,打扮细致的杨守玉和刘海粟在门口同时愣住了脚步,举目相对,却是相视无言,两人再一次相隔如此近的距离,目光相接却连通了七十载的光阴和回忆。

杨守玉从失神中醒了过来,缓缓说:"九哥,我们都老了!"此话一出,扣动了两人沧桑的面容,心灵仿佛在此刻相互打开大门,彼此相通。

刘海粟双眼含着泪光,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背,叹"祥妹,你我几十年不见面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阔别70年,刘海粟和杨守玉于1980年在常州最后一次见面

70年岁月,当初的“九哥”成了中国现代艺术大师,“祥妹”则铸造了中国刺绣历史上的高峰,感情上,这些年的风雨无法让两人内心深处的爱的火星熄灭,事业上,刘海粟成就了杨守玉,杨守玉成就了刘海粟。

前者一生经历四段婚姻,后者终身未嫁,两人感情轨迹不同,内心对彼此的爱意却始终不变。

1981年2月12日,杨守玉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守身一生的她创造无数丰碑,最终归去。

华艺网:杨守玉与刘海粟的旷世恋情

图 | 杨守玉(左)与陈亚先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杨守玉 刘海粟 恋情

上一篇:画家与昔日恩师反目对骂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