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画派”的前世今生
2019-05-05 08:35:26   作者:王景福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   评论: 0

三世侄孙太七公别为一支,迁居柏枧山,这就是后来被称做“文峰梅”。自梅氏后裔迁居于此后,这里成为梅氏的族居之地。他们利用柏枧山的自然风光,架桥构亭,摩崖刻石,建成一处世外桃源。由于梅尧臣后裔多读书人,学识渊博者众,因而,柏枧山一带园林营造就山势和崖壁,呈古朴典雅风格。自明代起,这里即为远近闻名的探幽寻胜佳地。

柏枧山,众山盘亘中有清流激湍、悬崖瀑布分泻于幽涧深谷,奔汇于大溪。进入柏枧山,首先经过两山对峙的山口,然后渐行渐窄,两崖对峙,右为石磴,下为深涧,泉声淙淙,地势十分险峻。再往前行约三里,其西深邃处远望,峡口突然中断,疑无路径。再往前,便可见飞流界道,跨岫为梁,高数百丈,这就是柏枧山最著名的“柏枧飞桥”,为宣城十景之一。飞桥于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由梅文明率族人所建。此桥以巨木为之,跨两山之麓,石壁千仞,天然石梁,穴临深涧,高数百尺,水流湍急,不可迫视。四山环抱,浓荫掩蔽,行人至此,如入图画。明洪武年间,曾修缮;嘉靖年间,泰州学派大儒、宁国知府罗汝芳游历到此,见此桥若长虹驾碧虚,遂欣然题写“引虹”二字,此后,飞桥又称做“引虹桥”。罗汝芳为柏枧山景所陶醉,自飞桥而入,一路赏景,一路题下“谷口”、“临流”、“流笔”、“仙人岩”、“云生处”、“奇甚”,达七处之多,后人皆将其所题刻于沿途崖石之上,今双钩摩崖大字“云生处”仍清晰可拓。明万历年间,梅振祚加以改建,在桥上建亭,七楹,供行人休憩观景。

乾隆二十年(1755)飞桥毁于火,直至道光元年(1821)梅氏族人又在旧址上新建,新建的桥以长木为梁,平铺三寸厚的木板,桥上构瓦屋七间,“不列墙垣,廊腰缦回,以白云为藩篱,以碧山为屏风”。梅镜在《重建柏枧飞桥记》中记述登桥观景:“左右老木攒植森拱,修竹参差,怪石奇突,时见鸟之翔、鱼之游,毕聚于斯桥之侧,果天之钟秀于斯地欤!”过柏枧飞桥建有柏枧禅院,建于宋嘉熙元年(1237)。梅氏后人相继修葺,明嘉靖年曾遭火,梅守德率族人重建,知府罗汝芳亲题匾额,清康熙、乾隆时先后修缮。从柏枧寺东沿崎岖曲折山道登临天台极顶,顶上建有一座天台禅寺,气宇轩昂。两座寺院相隔数里,晨钟暮鼓遥相呼应,诚如朱锦琮诗云:“小憩成孤赏,钟声落翠微。”     

由于梅氏家族素来崇文重教,自梅氏族人聚居柏枧山,明清时相继建有“文峰书院”、“柏枧山房”,为梅氏族人讲学著述之所。“文峰书舍”为处士梅珍建,进士梅鹗撰记;“柏枧山房”为清代古文大家梅曾亮建,其著名的《柏枧山房文集》就编著于此。文峰梅氏至明中期梅守德进士及第后,百余年人才辈出,先后孕育出梅禹金、梅清、梅庚、梅文鼎、梅毂成等明清两代著名的诗人、剧作家、古文家、数学家和画家,赢得“宣城梅花遍地开”的美誉。

行廊山景

此外,宣城还有华阳山、麻姑山、行廊山等风景胜迹,宋代诗人杨万里《入宣城界》诗有“路入宣城山便奇”之句给予高度的概括。

一个画家风格的形成,一个画派的崛起与地理因素有很大的关系。由于画家所处的自然环境不同,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培育一方画家。譬如生活在多山多水的南方的南唐董源和他的弟子巨然,其山水多以水为主体,云雾晦明、濛濛润渲、平淡天真。正是如此,宣城秀丽的山川流水滋润了宣城画家的成长和画风的形成。宣城境内的山水起初都是宣城画家们写生、描绘的对象,直至到他们画风形成时,也留下了众多描绘宣城山水的佳作名画。现存国内外各大博物馆梅清、石涛、半山、梅庚等人的传世名画,不少都是以宣城秀丽山水为题材的。

——————————

注释:

(16)《隋书•地理志》。

(17)《鄂君启金节》铭文。

(18)穆孝天:《梅清》,上海美术出版社,1986年。

(19)《天延阁删后诗》卷三,顾梦游撰《新田诗原序》。

(20)杨臣彬:《试谈梅清及其绘画艺术》,载《论黄山诸画派文集》第218页,上海美术出版社,1987年。

(作者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原副会长兼秘书长)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宣城画派 宣城

上一篇:毕沙罗:他让印象派真正成立!
下一篇:康有为书法,从“隶古遗意”到“笔意杂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