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画派”的前世今生
2019-05-05 08:35:26   作者:王景福   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   评论:0

第一节 历史的错位



何谓画派?我国著名的美术史论家陈传席在《论皖南诸画派几个问题》一文中说:“什么叫画派?鄙意,凡派皆有首,因之画史上凡称画派者,必备两个最基本的因素:其一是有画派之首或骨干画家;其二是画派的基本风貌有某些共同因素。否则,便很难称之为‘派’。画史上的南宋院派是可以成立的,它是以李唐为首,刘、马、夏为骨干,画风大体相近。浙派是可以成立的,它是以戴进为首,吴伟、张路、蒋嵩等为骨干,画风大体相类。苏松派以赵左为首,云间派以沈士充为首,华亭派以顾正谊为首。三派皆地松江府,且皆受董其昌影响,因之三派总称松江派,松江派以董其昌为首,风貌也大体相类。虞山派以王石谷为首;娄东派以王原祁及其祖王时敏为首,常州派以恽南田为首,江西派以罗牧为首,等等。这些画派大抵都具以上两个最基本条件。它的形成,大抵是因一位画家的成功,造成很大影响,于是门人、后人争相学习,或同辈中略晚画家受其影响,而作画有共同的基素(当然还有受时代影响而产生大抵相同的精神状态问题),于是形成派。但是画派中的画家风格又不是完全相同;画派由画家组成,完全同他人则不足名家,亦不可入派。因之,画派中的各家在有共同性的基础上,准许而且也必须有一部分个人的面貌。但是,个人面貌过于突出,完全摆脱了原画派的影响,自己独立门户者,则又须另行称家称派。”(1)

陈传席先生关于“画派”内涵的定义,已为我国美术史论界认同。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亦认为:“古代的画派,大略有两种,一种是艺术传派,另一种是地域群体。所谓艺术传派是因师承传授和风格影响而成的画派,唯一开派者创造性的画风,引起了无数追随者的学习,主宰了这一派的风格。……所谓地域群体,是因思想、风格和创作条件相近而形成的区域艺术圈。这种群体,往往不只一名代表人物,若干代表画家的风格既有一致性,又各擅胜场。每个代表人物也都各有传派。”(2)

我国有画派形成的历史,大抵可以追溯到唐代。清人张庚《浦山论画》云:“画分南北,始于唐世。然未有以地别为派者,至明季方有浙派之目。是派也,始于戴进,成于蓝瑛。”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也称:“国朝名上仅戴文进为武林人,已有浙派之目。”此意表明,历史上明确以地域称之为某某画派,应该到明代方有。

唐五代时期,大量地方割据政权各自称雄,导致南北地域地理上的隔离,而这个时期,恰恰也是中国山水画延续盛唐而发展的上升期,因而,在这种境况下,中原与江南南北开始形成具有各自特色的山水画派,这是南北画派最早形成时期,也是中国画有“派”之肇始。到了北宋,以李成、范宽为代表的中原画派占主导地位,在李成、范宽的影响下,当时曾出现了“齐鲁之士惟摹李成,关陕之士惟摹范宽”的倾向。北宋政权统一中国后,南派画家纷纷北上,受到北宋画院的礼遇,南北画派开始了交融,形成了以郭熙为代表的院体山水画。

范宽像

元代中后期,在江浙一带涌现出一大批文人画家,后人将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四位代表士大夫阶层的几种类型的画家概括成“元四家”。最早提出“元四家”概念的是明代中期的何良俊,他在《四友斋画论》中记载:“元人之画远出南宋诸人之上。文衡山评赵集贤之画为唐人品格,倪云林亦以高尚书、石室先生、东坡居士并论。盖二公神韵最高,能洗去南宋院体之习。其次则以黄子久、王叔明、倪云林、吴仲圭为四大家。盖子久、叔明、仲圭皆宗董、巨,而云林专学荆、关。黄之苍古,倪之简远,王之秀润,吴之深邃,四家之画,其经营位置、气韵生动,无不毕具,即所谓六法兼备者也。”元代之前一般突出个体,而无“派”形成,故只称“四家”而不称之为“派”。

有明一代,画派自有“浙派”后,继而有沈周、文征明为代表的“吴门派”、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派”、龚贤为代表的“金陵派”、项元汴为代表的“嘉兴派”等相继而生。

进入清代,画派更是呈百舸争流之势,“娄东派”、“江西派”、“虞山派”、“常州派”、“京江派”等等,不一而足。仅安徽境内,就有“新安画派”、“黄山画派”、“天都画派”“姑熟画派”等多种称谓的画派。然而这些称谓因地域混淆不清,不仅多,而且乱。诚如陈传席先生所言:“画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画派比明清活跃在皖南地区的几个画派之称谓再混乱的了。至目前为止,或称之为‘新安画派’,或称之为‘黄山画派’,或称之为‘安徽画派’(有时还旁及一个姑熟画派),等等。”(3)

陈传席先生言及的明清时期活跃在皖南地区的几个画派的来历:

天都画派:天都画派称谓最早出自清初龚贤《山水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宣城画派 宣城

上一篇:毕沙罗:他让印象派真正成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