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对“全国美展”再思考
2019-10-01 09:51:55   作者:蔡永升   来源:华艺网   评论: 0

   今日一睹美展“真容”,不再惊诧于那么多的抄袭、制作与挖空心思的迎合,在粉饰太平中歌功颂德,无病呻吟,缺失真情实感与中国画高贵书卷气息的大型工厂式的机械、木偶般的压模制造,使我发出“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的感慨。

  全国美展为什么让人诟病,纷纷吐槽,惹许多著名人物发出批判之声,仍无济于事。主要原因是:国家意志高于个人意志。国家意志所主宰的意识形态及所标榜的主流价值观不被人民认同,但却被画家们认同。画家们为了能顺利入选,不得不自我阉割,几乎所有的获奖作品充满假大空式的无病呻吟,虽然造型准确,描摹逼真,但人物的感情,普遍缺失应有的神韵风采。几乎所有的作品只是机械的制作,毫无顾忌的抄袭,不但在强奸别人的过程中让自己产生快感,更让被侮辱者大声呻吟,以示爽快。如果被强奸者稍微做出反抗,那就冠以大帽,口诛笔伐,赶尽杀绝。

  所以,要在这些作品中捡拾人文精神与艺术家的文化担当,那无疑是痴人说梦。如果还要痴心妄想的寻求个体画家在作品中独立自省的批判精神,那更是异想天开。

  回首中国65年的美展史,就会发现,中国现代的绘画史,就是以美术表现政治、歌功颂德的美术史。在画家以描绘政治人物、讴歌当代政治愿景作为主题的绘画历程中,从来不缺逢迎者。为此,中国的美展,就是一些画家飞黄腾达的进阶史,也是政治将画家作为宣传机器的异化史,更是画家以美术谄媚权贵的自我标榜史。在当代美术史上,美术很少作为个人人生体验和自由意志的钥匙,并以表达个人内心深沉的思想及情绪去感动读者,而是沦为了为政治而绘画的新八股。因之,49之后美术的教育史,就成为一宗意识形态的买卖史,让文艺工作者屈从于国家意志,以一人的思想为圭臬,以一人的意志为宗旨,以一人的意识为真理的前提下,让艺术秉持着不同执政者的意识形态,围绕着不同领导人的意志,去粉饰太平,歌功颂德。

  但在回归之前,他们仍旧是不折不扣执行意识形态的主要推手。

  所以,在个人意识的觉醒又被国家意志主旋律的标签所束缚之后,个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肉体的存在而存在的过程,中国绘画的传统,也就一去不返,中国社会的文明,也就与其他国度拉开距离。

  二

  在这里,参展的画家沦为时代的工匠,失去了美术院校和国家画院画家的骄傲(获奖画家大多出于各大美术院校和各大画院,几乎没有民间画家的资格)。在画面中,他们“浅薄”的以为“为人民服务”就是把“人民”当做模特搬上画纸,把人民当做提线木偶戏耍一番。在画面上,写意的成分不存在了,存在的都是精致工匠般的制作和毫无思想感情的机械运动。这类作品一统全国美展江湖,成为全国艺术工作者争相诟病的笑料。

  更有另一位敢于臧否人物的主儿陈传席先生,也是十分愤慨:“作品没有我想象的好,拼凑的画太多了,缺少中国画的写意精神……”。还有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先生也说:“所有的评委几乎都是注重写意画的,看作品画面的效果,工笔画和写意画法在全国美展所表现出来的结果是写意画成熟的很少。在四五十岁之前,写意画画的好的几乎是没有的,因为成长周期比较长。如果写意画和工笔画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是一样的,那么写意画的难度肯定会远远超过工笔画的。”

   全国美展所凸显的深层次问题,既不是参展者大多是各大美院的中坚及各大画院的名家,更不是许多知名教授、大家所认可的学生入选或获奖,而是评委对组织部门在美展的定调中,所下达的不容置疑的展览主题的任务与执行的不容抗辩。这就是国家意志对画家个体意志的强力干涉,更是国家意志对美术展览独立性的否定。

  画家作品的制作性和照片性质的存在,虽然不是传统绘画的魅力所在,也有违传统绘画的生命意识。但这样的作品,却更能体现出国家的意志,使画家更容易通过这样的画面,去粉饰太平,歌功颂德。而评委们也有了统一的选评标准,不在费力的去评选作品的优劣,从而把握住自己的政治方向,政治正确,不敢越雷池半步。而那些具有强烈传统绘画写意精神的作品,自然无法体现这些所谓的时代风貌,表现时代精神,所以不被入选,自在情理之中。

   自然,这样的政治生态,难免使一些获奖的画家产生心理上的痛苦,但获奖的好处,却使他们很快的沉浸其中。他们也不容易,为了冲击全国美展,寻找各种各样可以入选的照片与题材,甚至没日没夜的进行劳作,透支心力与体力,消耗掉许多脑细胞,甚至熬白了头,只为博得组织的青睐。为此,他们以大尺幅的,充满了西画元素和质感,加上工细制作的组合作品,在互相拼杀。并在拼杀的过程中,不断寻求各种可以入围的途径,你说他们容易吗?

   现在的美展,就是几个大画奴指导一群小画奴,在向一个思想一个意识看齐的美展。这样的美展,既是对画家思想意识的强力灌输,更是对他们生命本真的强奸。它以国家意志扼杀个体意志,以欲望为诱惑,来让艺术家在名利场中,自己去阉割自己的创作思想及与生俱来灵魂之中所带有的生命本真。 

   那些评委,大多是美术界响当当的人物,他们也曾以自己独具个性的绘画,为自己赢得了坚不可摧的地位。也有以煌煌巨著闻名的美术评论家,以许多独特的见解,使人深醒。也许在他们内心,参展的大部分作品是不能打“对号”的,但学术腐败的盛行,潜规则的牢不可破,使他们无可奈何,随波逐流。因此,人情面子,亲情家人,组成的参展队伍,抹杀了他们的良心。当艺术不再是衡量一个人艺术优劣的钥匙,而是人情世故标尺的时候,中国美术的前途将处在一个危险的生死关头。盛世危途,是最容易走下坡路的,也是容易出现希望的……

  四

  为此,几乎所有的教育家,难以走出中西绘画是结合好,还是回归传统从传统中寻找突破的轮回。难怪有人说“中西绘画结合是骡子,‘骡子’没有传承性,这才是质量下降的源头。”而当代画坛另一个怪圈是“学生学老师,老师学评委,进入一个循环怪圈,也生下了一个个‘怪胎’。”说来说去,变质的根源就在于美术教育理念的错位与道德信仰的沦丧,更在于国家意志对个体意志的强奸。

  为此,中国的各种美术大展,能否走出这个怪圈,我以为很难很难。

   这是关键的一步。

  但我的这篇文章何尝不是自我的意淫呢?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蔡永升 全国美展 思考

上一篇:李小山:当今艺术的商品属性淹没了它的学术性,许多批评家成为了吹鼓手、轿夫和广告人
下一篇:为什么全国美展看得人全身发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