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斌、黄文斌:为什么看不懂古代的行草书法?
2019-07-18 09:37:16   作者:藏道君   来源:藏亦有道   评论:0

祁斌、黄文斌二位老师最近在做“中小学教师行书书法培训班”,藏道君到教室的时候,黄文斌老师正在讲解《寒食帖》中的笔法技巧。课间休息时,我们在走廊上对二位老师做了简短的访谈。

▲正在授课中的黄老师

黄文斌老师性格爽朗,点根烟就和我们谈笑风生起来。

他说:“我最初是以‘刀客’出道的,那时候喜欢篆刻,总是与刀石为伴。做篆刻对篆书要求很高,就开始学习写篆书。一写就上瘾。”

▲左为祁斌老师,中为黄文斌老师

在说到为什么形成现在铁线篆风格时候特别直白。

“就是因为那时候练字太累了,想早点写完,手速一快,带出了点草书的样子,发现还不错啊!于是,我就把怀素的草书和小篆、鸟虫篆结合起来,慢慢摸索出了现在的风格,说不定后面还会变啊。

▲黄文斌篆书作品

写了一段时间,又觉得这个铁线篆的装饰性非常强,把创作引入了篆刻中,在印章、紫砂壶上进行创作。因为茶壶是必需品,艺术源于生活,创作回归生活。细节的审美,让人发自内心喜欢。

▲黄文斌紫砂壶作品

谈到对于行书的感悟时,祁斌老师说:

我们现在的行书创作多是向古人汲取营养。”古代三大行书字帖《兰亭序》、《祭侄文稿》、《寒食帖》的作者,都是正直、有思想的大文豪,他们的作品,字写得够好,更包含了思考和精神。

▲认真创作中的祁斌老师

在欣赏学习行书时,我们往往只注意笔法结构本身,忽视了作品背后的故事。今人可以临摹出字体,却写不出韵味,因为我们没有体会作者当时的处境和心态。行书讲究的是字里行间的气息,欣赏价值就在书写中的思考,偶尔的涂改,是用字的推敲,是穿越到作者脑海的任意门。你们产生了对话,就有了交流。”

▲祁斌书法作品

藏道君最近接触了名人的手札,很奇怪的是,看不懂——不光字看不懂,也不明白整篇的意思。特此请教了二位老师,得到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楷书、隶书是正书,多用于文书、记录性文本,需要端正庄严规范。而行书、草书多用于私密记录,例如随笔、文稿、书信中。

因为私密性的关系,自己懂或对方了解即可,这需要一种环境和默契。信札还有一种说法是“信手写为”,自我表达且随性,思绪的发散联结成了通篇的气韵。

▲黄文斌书法作品

祁斌和黄文斌老师近几年都致力于书法教育,谈到书法现在的处境很有感慨。

在这个互联网发达、人人打字的时代,书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用毛笔写字更不现实。如今我们见到书法作品,只会说“真好看啊”、“写得挺好”,说不出哪儿好,因为我们缺乏对书法的教育,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现代人没写过毛笔字,不了解笔法;文化了解的缺失,导致了审美没有形成,我们的书法价值仅体现在设计传播和视觉展示中。我们现在做中小学教师的培训,也有为年轻一代传达书法文化的想法。

聊天时,也有学员闻声而来,用纸笔记录。他们同样从事教育工作,或许比二位老师年纪更大,也是认真得像个孩子。

书法是庙堂之高,但是书法艺术是个小圈子,总有祁斌、黄文斌这样的艺术家,擅于创作、乐于传达,让这古老的文明在现代扎根生长。

祁斌

一九七三年三月生于江苏连云港赣榆,现居杭州。别署行斋、文闲武疏。《中国篆刻书画教育》杂志执行副主编。浙江省书法教师师资培训专家库成员。三希堂书画研究院常务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一九七八年起师从方敬先生学习书法。

一九八八年起先后就读于海州师范、连云港市教育学院、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教育学院、南京师范大学。

二零零三年入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师从王冬龄先生。

出版有《中国优秀中青年书法篆刻家祁斌卷》(西泠印社出版社)。书法篆刻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五届全国篆刻展、中国当代首届草书艺术大展、全国九城联展等。教育论文曾获全国奖。

黄文斌

一九七三年十月生于广西南宁,现居杭州。《中国篆刻书画教育》杂志副总编。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师从黄泓、张羽翔、陈国斌先生学习书法篆刻。

作品入选《全国第四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五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成都一九四九——一九九九(世纪之门)艺术展》《杭州首届国际现代书法双年展》《首届流行印风展》《首届学院派书法展》等。

出版《黄文斌篆刻集》《黄文斌作品集·元朱文二十四诗品》《篆书百联》《黄文斌临虞世南兰亭序》《篆刻基础入门》等。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祁斌 黄文斌

上一篇:山水之美 人文之胜 — 王凤阁作品欣赏
下一篇:专访88岁老艺术家常沙娜:父亲常书鸿将一生都献给了敦煌

分享到: 收藏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4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