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办画展很尴尬!窦文涛:要给画家一点儿尊重
2016-11-26 09:19:35   作者:窦文涛   来源:华艺网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央美院举办基弗画作展览,但基弗却发表声明称自己并未同意,并深感失望,要求取消本次展览。双方各执一词,一方面中央美院通过德方机构已获得展出权,另一方面基弗本人认为自己并未授权举办作品回忆展。其背后的根源则是各方利益的不平衡。

凤凰卫视11月24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曹星原老师我看你今天是带着使命赶来的,小本子黑材料都带来了,采夫不光是体育界有大八卦,你知道他们这个艺术界现在出了一个天大的八卦。

潘采夫:我觉得我们足球圈震惊了。

窦文涛:足球圈震惊了,我们媒体圈也觉得,但是好像给人的感觉是中央美院够丢人的。

曹星原:没有,不丢人。

窦文涛:对了,所以今天就要请她来解解话,今天涉及到一个,我虽然不懂艺术,也有我自己比较喜欢的艺术家,我为什么关心就是德国的安塞姆·基弗,虽然我说不出我为什么喜欢他,但是我就是很喜欢他的作品,听说11月19日他的展览已经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开了,但是在前一天18日,雅昌艺术网发布了分别来自于安塞姆基弗唯一授权,他的声明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们搞的这个基弗在中国的展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既也没有参与我也没有同意,我深感失望,而且我已经向你们书面要求取消本次展览,但是中央美院美术馆发表声明,说基弗在中国所有展品都得到了收藏家和收藏机构的授权,符合法律规定,同时展览的德方机构多次联系过基弗先生,并向他发出邀请,但都没有顺利沟通,鉴于这个展览作品的合法性,我们从法律角度没有理由终止与德方主办机构的合作。我想对于很多圈外的观众来说,曹老师你可以先介绍一下基弗这位大艺术家。

曹星原:基弗的画作就像《红楼梦》里的那句话

曹星原:基弗这个人的画应该算新表现主义,他的作品在西方在全世界都非常看好,因为他有一句名言叫做时间可以毁灭一切,怎么去形容他的画好,给很多普通的观众去形容他的画好,大家就会说这颜色不像油画是什么,他会把日常的一些东西,日用品、笔记本、铁块、小花什么直接就放到画里面,加上染料加上各种各样的材质。

窦文涛:我看还有水泥、稻草。

曹星原:什么都有,他要找到一种不同的质感来表现他心里的感受,他曾经用一系列画来表现中国某一个特殊的时期,他叫《千花齐放》,你可以想象。

窦文涛:是用什么材料?

曹星原:油画,各种各样他画了很多花朵,他其实是在影射一种可以自由表达你的意愿一种时期,百花齐放,他演绎成千花齐放,这个人是非常有思想,非常非常有思想。

窦文涛:他现在71岁了,他在美术界在西方他是一个什么地位?

曹星原:在西方地位相当高,因为他基本上是认为在眼下像这样的绘画,他是很难说叫什么,他也做装置,他也画绘画,也不能完全叫架上绘画,也不能叫平面艺术,他因为带有一种立体的,带有各种各样材质放进去,所以他是一个综合性的以绘画为主的媒介,也加装置,但是我想给普通,就是不是特别专业的油画研究者来解释他的成就,我想到最后他的成就应该像《红楼梦》。

窦文涛:相当于中国文学史上的《红楼梦》。

曹星原:《红楼梦》我最欣赏的一句就是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一个时代的过去。

窦文涛: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曹星原:这个时代过去了,没落了,而基弗的画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落幕了,过去了,时间可以毁灭一切,他描绘的是大工业时期现代和当代这种追求的落幕。

窦文涛:你说的不是《红楼梦》在文学史的地位,你说的是《红楼梦》里面的这句话可以形容他的艺术。

曹星原:《红楼梦》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这个时代过去了,而基弗的画的最核心一点就是那个时代过去了,他描述的比任何一个画家在当今都更为强烈、震撼。

窦文涛:咱们可以看一下基弗的作品。

曹星原:像这件作品他中间放了一杆枪,其实也就是符合后现代对现代的说法,现代对科学的追求、技术的追求不能解决人类的问题,反而加重了人身的苦难,其实他就是基本上站在后现代对现代和现代以来一切问题的批评和反省。

窦文涛:看这个。

曹星原:对,这就像是退了潮的,或者是经过了一个核战争之后留下的残景,就是一个落幕之后夕阳下的残景。

窦文涛:我喜欢这种感觉。

曹星原:特别好,而且他的材料,他在油画颜料里面混合各种材质,以便营造出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画什么不重要。

窦文涛:这个让你想到宇宙,当然他不一定是,我觉得宇宙星空这种天地玄黄。

曹星原:我觉得像是破败的煤矿,像不像那个露天的煤矿,非常惨。他是路德维希美术馆的策展人,其实这个事件当中,简单的说是三个方面,一是以他为代表的德方,这是德方的,一个是中央…

窦文涛:这个就是展厅,现在已经开幕了在他的不同意之下开幕了。

中央美院举办展览的名字有歧义

曹星原:基弗自己表示这是18日,17日表示,这个展览应该撤掉,不许展出不要开幕。

窦文涛:我在中国死了,中国是一个不尊敬艺术的地方。

曹星原:这是编辑加的题目,他的意思就是这个展览没有受到我的承诺,没有受到我的许可,应该不开了。

潘采夫:那是改名之后吗?

曹星原:改名之后改名之前其实我可以把这个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中央美院,第二个部分就是德方,第三个部分就是基弗本人,中央美院和德方之间还有一些赞助的,像百家湖,百家湖艺术公司,具体的全称叫什么我有点记不住,但是他们很活跃,其实也是他们的老总对基弗很喜欢很有兴趣,那么这是构成一方。中央美院再从德方通过百家湖这种方法得到这个展品完全没有错,全是合理合法的。

窦文涛:你明白吗?这就等于说你收藏了一个人的作品,那么你能不能拿这个人的作品办一个展览,法律上讲你当然拥有这个作品所有权,但是你办这个展览你需要不需要得到本人的同意,如果本人不同意你能不能展览你所拥有的他的作品。

曹星原: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就是法律上知识产权法分两个系统,一个是英美系统,一个是欧洲大陆系统,咱们就把所有系统放在一起,包括中国的,其实是作者对所有作品拥有绝对的权利,署名权、著作权,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例外,你把它卖掉了,别人买断了,别人连你的名字跟跟这件作品的署名都买走了,他可以这个作品的拥有者,如果是借给人家,你拥有一切,如果是卖给人家,你把你的名字跟这个作品本身附属在一起都卖断了,卖掉了。所以这个德国的藏家可以合理合法地借给中央美院,或者是租赁给中央美院,就是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法了,这是合理的,而且作品旁边可以写基弗,但是唯一一点纠结的就是,基弗为什么恼怒呢,这个展览筹备了半年多,他突然在最后恼怒了,是因为中央美院的宣传词上说了一句回顾展,这回顾展不能随便叫的,回顾展必须艺术家授权,所以中央美院马上就改成了基弗在中国,这也行,还有一个署名权的问题,你展览的名字。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中央美院 窦文涛 尴尬

上一篇:艺术市场的艺术批评 艺评家是神话的创造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