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学章:郁钧剑说错了的 “心里话”
2015-03-13 18:44:43   作者:严学章   来源:华艺网   评论:0

严学章,书画家、文艺评论家,1959年出生于湖北省枣阳市。中华蟹派艺术创始人。现为中国艺术创作院院长、中国艺术杂志社社长、中华书画协会常务副主席、全球华侨华人书画家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形象大使 学术理念:横行不霸道。

严学章:说错了的 “心里话”

作者严学章近照(资料图)

  因《说句心里话》那首歌我知道郁钧剑是位很不错的歌唱家。因近期他在全国政协会上的那番书法“心里话”,我方知道郁先生并不懂书法,但郁先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呀,我赶紧在网上搜了郁先生写的东东,我方明白,郁先生是不会写书法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这样的人这样的字能混迹当代书坛,说句心里话,在当下是很正常的不正常,也是很不正常的正常。

  说句心里话—我不明白作为歌唱家的郁钧剑,为何在全国政协会上的发言不去谈他份内的事,比如歌唱音乐之类,却偏偏谈论他不甚了解的书法,而且俨然以堂堂正正书法家的口吻,为书法界指点江山甚至拨乱反正了,难道郁先生的提案就是关于书法吗?如果郁先生的提案是关于书法,那么就使人对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的提案水平质量产生质疑,一年一度的全国性会议,这样子的提案实在大迭眼镜。如果郁先生的提案不是关于书法,那么在如此高规格的会上如此外行地谈论书法,岂不是跑题了?如果郁先生的确太爱书法了,那么就该好好地钻研学习书法,把书法的最基本的问题搞明白后,再去发表高论也不迟,也不至于一知半解地去曲解书法。如果郁先生是个爽快人,心里话爱直来直去地说出来,那么郁先生关于书法的“高见”也便有无知者无畏的味道了。说句心里话,郁先生在不适当的场合选了不适当的话题说了不适当的话,此话差矣。

  说句心里话—我不怀疑郁钧剑是名人,是著名歌唱家。一般而言,歌唱家的大众知名指数要比书法家高得多,一首歌可以一夜成名,而一个真正的书法家要想出名,是很难很难的。书法家既使出了名,也是在一个相当小的圈子里,这个圈子要比唱歌的圈子小的多,所以有人说,书法是精英艺术,歌唱是大众艺术,当然真正的歌唱家,肯定是歌唱中的精英了。郁先生是歌唱精英,但却不是书法精英,但郁先生却站在书法精英的立场上大谈书法,这种心理是很值得玩味的,这种“书法精英”的现象和意识,在书法圈子以外的精英阶层被广泛复制粘贴。大凡书法圈子以外的大名人,无论是文人、艺人,还是商人、官人,特别是官人,一旦出了名有了地位,便耍两下子毛笔字,便一下子拍卖成天价,那天价便大大地超过了真正的书法家。在一个价值观被扭曲的艺术市场机制里,把字价弄成天价是书法圈外名人大腕的惯用手段。有名有权有钱就是任性。你看,郁先生谈书法是带有很大的个人情绪的,无论是对书法本体的认定,还是对书法腐败现象的指责,都很有书法市场硝烟的味道。说句心里话,郁先生谈书法很任性。

  说句心里话—郁先生那么任性地外行谈书法,也不是一无是处。客观地讲,书法圏子内部也确实存在着一些顽疾,有尾巴和小辫子露了出来,令郁先生等抓住了说事。比如书法创作的去文人化,书法组织的趋官僚化,书法活动的趋市场化,书法教育的趋圈子化,等等,也确实需要以反腐式的力度加以改变,需要正本清源。说穿了,书法圈子内外的纷纷扬扬,都是因为书法市场惹的祸。从这个角度来讲,郁先生那番书法话,虽然没说到点子上,确也说到了书法的隐痛处。说句心里话,郁先生那番政协会上的书法低论,也不是全无丁点意义的。

  (作者系中国艺术创作院院长)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严学章 郁钧剑 心里话

上一篇:中国书法仅仅是一门艺术吗?
下一篇:尹献社:中国诗歌与中国绘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