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窃贼到模仿─刘国松欺瞒15年
2015-02-22 08:35:19   作者:方草   来源:华艺网   评论: 0

本文来自台湾《艺周刊》电子杂志芳草的文章,对文章的华艺网不作任何评述,转发的目的只是为公众提供更多的艺界信息。文责作者自负。

 
  不知者未必是无罪,有时候因不小心与轻忽,反而沦为窃贼的帮凶,可见「觉照细察」对一个批评家、画家、学者、政客来说非常重要。佛法有「不觉即迷」之说,指的是不经觉察,容易被迷惑颠倒之意。骗徒之所以会得逞,乃在于他的高明骗术,所以人世间,受骗之事经常发生。

  由中华文化总会出版的《新活水》双月刊46期(2013年2月号)内文中,刊载刘国松对其九寨沟作品系列「水波纹样式」技法所诠释的创制报导,不过是15年来海内外众多杂志、报刊、网络、媒体报导的代表之一而已。刘国松如此公然的「瞒天大谎」,多年来竟少被台湾的美术评论界所察觉,导致其谎言持续流窜,「水波纹伪作」继续高卖被收藏,这种豪无忌惮且嚣张至极的行径,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嚣张」这种原用于「流氓、盗匪、政客、贪官与精神病患等」不堪的字眼,如今竟用在台湾现代水墨大家刘国松的身上,实在是情非得已的!

  非刘国松原创的九寨沟系列作品的「水波纹样式」风格技法,早在2000年以前,即由台中业余女画家王美玥于作画实验中偶然发现的新创,一种「美工用描图纸」竟可做出「水波纹」的神奇效果,并作出一批作品。早期的王女士因求创心切,曾数度向刘国松请益,之后出示数件「水波纹样式作品」请刘国松指点。刘曾惊异的大赞:「呈现一种水波荡漾的透明轻巧感,在构图、用色及光影变化间,变动曼妙,品韵独具。为我四十余年来,研究现代水墨中所罕见之作,可谓风格独创。」(收录《我思我画-王冠之(美玥)》画集1998.10) 台湾师大美术系所教授、水墨大家何怀硕先生,曾针对此话,断定由描图纸制作出的「水波纹样式作品」,王美玥为先行者,刘国松为后制的模仿者。(请参阅〈何怀硕教授对王美玥、刘国松「水波」作品的鉴识〉一文)然不久后,刘国松即以两万元新台币,从王美玥手中取得一批「水波纹样式作品」,并对王说只作为参考之用。直到2006年3月,王美玥目睹新竹中华大学为展示刘国松新作,并出版一本名为《21世纪刘国松新作集》,王赫然发现该画集中竟有超过50件水波纹样式作品,竟是出自当初交给刘参考的那批原画,硬是被刘国松裁剪或加色、改作。甚至多件作品,直接被刘国松裁剪后,未加改作的直接签上刘国松三个字与盖印的不堪,形同盗窃行径!才有日后于2007年5月,王美玥的提告刘国松著作侵权一案……

  检视《新活水》由杨渡撰述〈艺术的叛徒 叛逆的艺术 ─ 刘国松的现代水墨技法〉一文中,起先杨渡君还存在着诸多颇有意涵的高明质问,但在不明了刘国松「水波纹样式」原是剽窃自王美玥原作的真相下,一切的解答,均只能听任刘国松瞒天大谎的口述,还加以赞叹!文中杨渡提到曾请益过时任行政院政务委员的黄光男先生,黄告之:「……只有刘国松才画得出来」等语。可见不知情的黄光男,也被老刘骗得头昏眼花!如今杨文拈题的叛逆,当可一转为:「背叛画家人格操守、背叛作画良知、背叛台湾美术清誉……」的定义加以重解。文中刊录吕学国先生收藏的《漾:九寨沟系列之12》一作彩图,正是王美玥原作之一,被刘国松裁剪后未加改作的直接签上刘国松的大名。也就是,此画属刘国松真迹的部分,只是签名的墨迹与印章而已,真是可悲啊!

  再看《新活水》另一篇由萧仁豪的撰述〈开拓美学新域,建构中国绘画新传统 ─ 刘国松现代水墨创作展〉一文。文中提到,刘国松公开新技法是让「年轻创作者有所启发,薪火相传的意味深长。」而身为中华文化总会秘书长、策展人的杨渡君,竟还夸张的添油加醋指:「刘像武侠小说师傅,恨不得把一甲子的功力,在一夜之间都灌注给年轻人……。」在文化场域中历练许久的杨君,竟不知现代画家,对本身技法向来有不传与不公开的惯例,一旦公开,就会掉入实验手法与卖弄「技与异」的不堪,检视2000年以前的刘国松亦是如此!如今老刘竟大辣辣的公开技法,还录像播放,本人直断「心虚」二字!这点至少显示,刘国松还存在着一丝丝的基本人性,他恐怕已承受到「每当夜深人静时的良心不安的魔烤……」因为「公道」始终在攫食着他的内心!

  萧文中引刘国松的宣称指:「经常和年轻艺术家合作,一起做创造性的实验……」这话似乎点到了一丝丝的真相,但还是「心虚」的谎言!也就是,刘国松与王美玥,彼此并不存在合作的关系。07、08年的提告案,刘硬称王是他的助手,助其作品打底,以回避著作侵权,无知的法官竟然采信!似想,对一位从抄袭到剽窃,几乎已成惯性的画家来说,所谓「与人合作」的话,真是鬼才会相信,否则就是透过与年轻人合作的实验,从中暗地的窃取或转为己用的不堪!

  萧文再指:「一回,刘见建筑系学生用描图纸,灵机一动便拿来试验……」又是老刘的谎言!详见前述。昔日,刘国松图谋取得「王美玥水波纹样式原画」后,经裁剪或改作,而瞎想出一大堆九寨沟湖海的「春、夏、秋、冬、清晨、午后、夕照……」等迷幻名相,套用在剽窃来「水波纹样式」作品身上。如此前后,竟蒙骗海峡两岸整整十五个年头!

  王美玥就是因为业余的非艺术学专业,致对现代绘画创作的行规认识不清,才会在自身的个展上公开示范,甚至接受录像传播,并告诉刘国松那奥妙的「美工描图纸」的使用法,结果弄到自己都难以收拾的地步,就连控告案都含冤的被驳回的不堪!

  于此真相大白后,恐怕昔日中华文化总会主办的「刘国松传功一甲子」的传功得改为废功的不堪!而《新活水》这 大气的刊物名称,当是期待台湾艺术文化界有不断的活水涌现,不料竟讽刺的误载了「死水一摊」(对刘国松踏入21世纪艺术生命的严肃质疑)的窘境!一个毫不爱惜且自毁名誉之徒,竟要控告本人毁谤其名誉!一个盗窃别人原作的绘画狂徒,竟要控告本人立论引用那剽窃来的伪作,是侵犯其著作权!这是个什 样的颠倒世界啊……阿弥陀佛 

                                                             方草2015.1.18写于台中北屯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刘国松 王美玥 窃贼

上一篇:揭发刘国松盗窃、改作真相
下一篇:范曾作品如看图识字,浅薄无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