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庄艺术论坛微信探讨“ 陶瓷艺术的范畴与精神”
2014-05-09 10:45:23   作者:精灵   来源:华艺网   评论:0

宋庄艺术论坛微信探讨“ 陶瓷艺术的范畴与精神”

宋庄艺术论坛微信探讨“ 陶瓷艺术的范畴与精神”
 
宋庄艺术论坛微信探讨“ 陶瓷艺术的范畴与精神”陶瓷艺术对于世界艺术史来说具有一种普世性,有元文化特征!为了保持论坛的严肃性和专业性,特要求如下:摆事实、讲道理、谈想法、接地气、不吹捧、不定义

主持人:子贺
整  理:精灵

 
杨毅达
给位群友晚上好:欢迎您参加每周二晚上九时的“宋庄艺术论坛”微信平台探讨!
今晚的主题:“ 陶瓷艺术的范畴与精神”
主持人:子贺
 
杨毅达
子贺兄介绍: 子贺: 自由学者,独立策展人,子贺兄在今日美术馆所策划的《st.art就地出发》中国当代陶瓷艺术国际大展2014年3月2日在今日美术馆举行!在业界产生了巨大反响!今天我们特邀请子贺兄来主持今晚的活动,希望大家共同探讨
杨毅达

陶瓷艺术对于世界艺术史来说具有一种普世性,有元文化特征!为了保持论坛的严肃性和专业性,特要求如下:
摆事实
讲道理
谈想法
接地气
不吹捧
不定义
欢迎您的参与
 
高山流水之父
南京赶回北京了,聆听子贺的陶论陶语!
 
子贺
客气了
子贺
我继续说我的独白吧,这是一个铺垫。还在铺着呢
子贺
我个人对陶瓷的历史划分,具有某种叛经离道,胆大妄为的特点。
子贺
首先:我的陶瓷历史断句法,不是材料史,也不是工艺史
子贺
其次,也不是艺术史

杨毅达
陶瓷历史悠久,由于具有一定的实用性,为古代先民一直延续发展至今
宋军生香痕
其实是先有了陶的形製,到秦后期才有了试验性的施釉,使原来容易破碎的陶器更加坚实,耐用!至汉后,陶与瓷并行发展,至宋达到高峰!
子贺
@宋军生香痕 我是这样分的:
子贺
陶瓷首先是人类造物自觉
黄启贤
热闹,有趣。
搬凳子,烧水,泡茶。
 
子贺
这个自觉让人类有了神圣性觉察
子贺
因而,陶瓷的前传是土器
这个土器时代与森林文明有不可绕开的因缘
杨毅达
这与先民的生活有关吧
子贺
当年日本列岛还与太平洋西大陆项链的时候,大约一万两千年前
九根针
@子贺 ,今天作为主讲人,个体独白和微群集体互动,是宋庄艺术论坛的第一次,是鲜活的。建议以后研讨个体艺术家时,艺术家本人也一定要参与互动,这样才会让论坛文献更真实,也更有史料价值。
子贺
在日本的西北地区就有了土器,叫绳纹时代器物
子贺
陶的出现,是人类全体文明的共性,是泥土与火的使用自觉造就的
大卫(孙华卫)
@九根针 说得好,建议以后在论坛时间也不要聊一些无关的话题,比如在抽什么烟喝什么酒之类的,毕竟尊重是相互的。
杨毅达
@九根针论坛会不断的改变,会不断的吸收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在不断改进中成长
子贺
泥土与火的使用自觉,是本纪人类文明的特征之一
杨毅达
@子贺 这么说,陶器对于人类的发展史就有着一种共性了
 
宋军生香痕
施釉之后,陶瓷的美观,耐用,成为时代的主流!秦以前将相王候主要以青铜为主要器皿,至汉后,连年战争,大量金银铜铁用与兵器,又出现了柒器作为代用品!
子贺
是的。特征之二是:人类对自我的他性审视,让陶器时代的大部分时间,是神学系统的,是人与神对话的历史
高山流水之父
以前我有过一些胡想,最早最早的土陶或是泥陶等是怎么发现的呢?为什么先人开始做这个了呢?、、、、后来想多了就做梦了,梦到这是由动物的粪便产生的灵感,就是动物拉的便被踩踏过,又风干了,成一器型可盛物,后人学之用泥为便造器、、、、、后来梦醒了!
子贺
半坡孩儿面盆,是盛放死亡的婴儿的,纹饰也不是一种简单装饰,而是巫术的图腾
子贺
瓷器的发明,并不是一个所谓陶器历史的延续
杨毅达
@子贺 如果按照你的这种说法,那么@宋军生香痕 施釉之后,陶瓷的美观,耐用,成为时代的主流!秦以前将相王候主要以青铜为主要器皿,至汉后,连年战争,大量金银铜铁用与兵器,又出现了柒器作为代用品!就有没有矛盾呢?
子贺
瓷器属于儒家文化在器物层面的变异
宋军生香痕
上古时代,陶器大部分底部为尖底,是当时生活习惯所致,至有了庙堂祭祀才有平底!
黄启贤
不过一个日用品,需要这么多的内涵么
子贺
@子贺 如果按照你的这种说法,那么@宋军生香痕 施釉之后,陶瓷的美观,耐用,成为时代的主流!秦以前将相王候主要以青铜为主要器皿,至汉后,连年战争,大量金银铜铁用与兵器,又出现了柒器作为代用品!就有没有矛盾呢?             不是这样的:陶是金属器之母。陶器的尖底不是普遍性的

子贺
陶瓷肯定不是日用品这么简单

黄启贤
这些用品这么多的文化和精神,用还是不用,如果不是用的,岂不是违背最初的目的

黄启贤
你愿意复杂我愿意简单,怎么破?
子贺
继续进行独白:瓷器的发明,是中国炼丹、炼金的另外一类,叫炼玉。
高山流水之父
甲骨文中“器”字就是一陶工运陶
胎的样子,是否器因陶生?
子贺
所以,陶瓷有器用的历史,也有精神的历史
宋军生香痕
上古时代,席地而坐,还没桌凳之物,挖坑放至,尖底稳妥!生活习惯而已! @子贺
子贺
半坡的那个盆,就是平底的
子贺
回到我对陶瓷历史的断句:自上古至宋,陶瓷精神的主线是神学系统,以宋为文化的高峰
子贺
元代至今,是陶瓷的器用剥离精神的民俗系统
子贺
元代的青花盛行,是统治学意义的
宋军生香痕
半坡,龙山,等文化已经是后期陶文化的发展!已经出现了平地陶!@子贺
子贺\
@宋军生香痕 你说的没错
子贺
上古的人们,总是把最高级的人造物,用于与神沟通。我看中这个层面的精神历史
杨毅达
@子贺 愿闻其祥
子贺
到瓷,一直到宋瓷,为什么说宋瓷是高峰,正是儒家系统对鬼神存而不论,改变了陶瓷与神沟通的历史,调整为与人沟通神性
黄启贤
你们这些解读已经历经千万遍,再次解读并没有突破旧的文本框架和语义词汇,甚至还具有深重的官方教育弊痕
子贺
也就是说:宋瓷是陶的历史转换到瓷的历史的一个人文主义高峰
 
黄启贤
不破,不过是新词汇中的老酒
宋军生香痕
是茹毛饮血的时代,是绳纹陶,编织纹陶系列等等@子贺 至半坡,龙山,仰韶文化后开始简单的彩绘!
子贺
@黄启贤 毫无正史的痕迹啊
杨毅达
说到宋瓷的高峰,我们又不能不提到钧瓷
黄启贤
表达与传播最重要的就是语文的精准
子贺
@宋军生香痕 你说的是材料与工艺历史
子贺
我在说的,是精神与发生学层面的
黄启贤
我们谈文物与历史,不要离开基本的物质文化,在此之上才有所谓的精神文化层面
子贺
青花瓷的盛行,其实是蒙古游牧对农耕汉地进行的文化行为
黄启贤
过早的将陶的出现划归到神的层面,这就是我D的历史观
高山流水之父
我从甲骨文到金文、、、的演进中窥看了一些关于陶的原初状态,就是一项生产劳动,古人好像没有对器物主体关注太多,而是关注烧造的窑,人与人登窑成字甲骨文陶
字,器也如此、、、、、金文也有此类线索、、、、、我们现在除了考古实物,就只有文字演变是最好的佐证了!(个见胡言勿笑)
子贺
文字可以佐证陶瓷的工艺历史
宋军生香痕
从宋以后,是个分水领,后人把宋以前的单色瓷称为高古瓷,宋以后的青花及其他戏称为现代瓷!
杨毅达
是的,精神和物质,两者如同人的左右腿,只有平行,才能很好的发展
黄启贤
我D的历史断代只是简单分割,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黄启贤
你们所分析的历史架构就是背离历史本身的
子贺
@宋军生香痕 其实不算戏称,元以来的陶瓷工艺历史,有很强的所谓现代主义成份。

子贺
人类的第一个工艺流水线,就是制瓷
黄启贤
这个结论的意义何在?
杨毅达
@子贺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子贺
自宋开始
大卫(孙华卫)
探讨中国陶瓷艺术传统精神的重要意义正在于对现实的启示,研究传统文化精神的意义,应当是使过去的、消失了的宝贵的文化传统充满活力, 使之再生,而不是简单地收集与整理遗物。
黄启贤
只是语义词汇的满足而已
宋军生香痕
火和窑,就是瓷器神性的升华!亦是瓷器精神之所在!
杨毅达
资本主义的最初蒙芽
黄启贤
都是词语附会。
子贺
@大卫(孙华卫) 我在今日的那个展览,就基于这个重新整理
大卫(孙华卫)
@子贺 你做得很好,但是今晚有些陶瓷考古味道。
子贺
也是基于这样一个整理,我发现:如果说西方意义上的当代艺术,是诗学的,也就是历史观的;中国自汉以来,就明确了文学性的当代,这个文学,是指用当下的语言,重溯文的本体性研究。
杨毅达
从古到今,整个线索进行梳理
大卫(孙华卫)
@子贺 虽然还没有完全脱离陶瓷艺术的范畴,但精神层面的谈得不够
高山流水之父
头疼!在这么大年份间奔跑,在这么多朝代间穿越,我的个老天呀,找寻陶瓷的轨迹、、、、、、头很疼,我要吃药了!
子贺
所以,我试图先铺垫出一个学术脉络,有点还没数到一小半的意思,大家就没耐心了
黄启贤
谈了许多,完全没涉及陶或瓷作为物质的特性
 
 
宋军生香痕
瓷器的精神,融合了工艺,时间,泥土,人文等等的综合元素,通过火的历练,把一种物质上升到另一种物质的高度,是一代代历史传承的结晶!
黄启贤
这些词汇谈水,谈墨,谈纸,。。。都一样可以套用的
黄启贤
史论研究一定要清醒
高山流水之父
我今晚一定听到最后!请子贺续论陶言瓷语!我不乱插话了!
宋军生香痕
不了解陶与瓷的历史和基本,一切都是空谈!
子贺
说白了吧:我想说的是,当代陶瓷艺术,是将涉及陶瓷的一切,纳入语言学,重新表述。现代陶艺(本来还没谈到)与民俗系统的陶瓷工艺美术历史,都仅仅停留在材料层面。我用的当代性方法,是自汉以来就有的,民国后彻底断掉
杨毅达
陶器的历史,也是一部人类的人文发展史,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聊得完的,@子贺 兄对于整个陶器史是熟知于胸
黄启贤
每一个物件的历史都是人文的历史
黄启贤
各位大侠都是专家,但是传播的有效性在于内容的选择
子贺
@黄启贤 你是很虔诚的怀疑者,我们需要的另一方面力量
黄启贤
你们忽略了物质本身,自然在读者看来完全就是空谈
黄启贤
全部的历史书不如一本中国科技史,一本物质文化史。
子贺
确实如@杨毅达所说,陶瓷的跨度太大了,大到非常容易迷失
黄启贤
我不是怀疑,我爱好批判
大卫(孙华卫)
@杨毅达 黄启贤是做学问的人,提出的问题很尖锐,论坛的功能还不完全是科普讲座,让大家加深了解,探讨继续。
子贺
@黄启贤 很好啊
黄启贤
无知者无畏
子贺
也许今夜这个论坛想把陶瓷艺术彻底理清很困难,因而我在写一本书
黄启贤
那就从史前谈起
黄启贤
史前艺术与日用品密切相关
黄启贤
对于史前艺术的解读研究对于精神层面的解析极少,更多的是史前人类的行为与心理的表述
宋军生香痕
瓷在宋时代里,是一个高音的,淡色的世界,用的是古琴叮咚般极简主义,融合,包含了人的七情六欲,又看上去平静,优雅,这就是简约主义的精神形式!它不是贫穷,是高度净化的能力。六十年代兴起的简约主义,宋代的瓷匠,奉命用地上的泥土烧制天空的颜色。他们是炼金术士,把道教的精神,物质的至美和统治者的理想炼在一起。
子贺
@宋军生香痕 你已经进入了!
九根针
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建议人家找来读,这本书是从中国古代方术和科技的发展史来考察思想史在流变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的。
子贺
@九根针 你的话有效!
子贺
黄岩将瓷本抽离,体现出分析美学的某种特质
九根针
所以我们谈瓷,先论技术,像一个炼金术士一样进入瓷的语言,先进入技术以后再谈思想。
子贺
许仲敏的出口,具有系统批判的意味
子贺
张嵩焘的游丝•谶纬之相,涉及当代人造物在玄学层面的精神性
子贺
李晓峰的拷问,务必了解什么是水点桃花与毛瓷
宋军生香痕
逸”格从北宋起成为文学甚至视觉艺术的最高标准。徽宗的字画、诗词都不至一流,青瓷才是他最佳作品。
东哥
未烧制前的胚体
子贺
沈少明的中国的红绿灯,直指当代景德镇的滑稽与荒诞
子贺
这件作品叫逐,提出并自我解答了什么是陶瓷
子贺
即:陶瓷是泥土的精神形态
子贺
我的个人主义的研究,也许还很不够,就地出发这个展览也就是一个起点,希望大家都能来探求陶瓷的当代命题
加方德圆(胡嘉舫)
赞赏专家娓娓道来!
但我不得不翻出题目,看我们要讨论什么?我翻来翻去,不论是题目,还是已有内容,我不知应聚焦在那里。是陶瓷史?是艺术陶瓷?是陶瓷上的艺术?是陶瓷上的艺术思想?总觉得该聚焦,该有命题的递进含义,该有所PK,该有所结论。
子贺
但首先陶瓷在这里不再是材料这么单纯
子贺
回答上面的问题:陶瓷艺术不是陶瓷材料上面的艺术,而是陶瓷本身
宋军生香痕
宋以后,外民族对汉文化的入侵,解构之后,青花瓷跟人没有了距离,花哨的表面,响亮的调子。繁复的勾勒,器型的变革,与瓷内在的精神本质相行渐远!元青花,明珐琅,一时才俊,但是只有青瓷能得到文人的垂青。可能是因为这一帮人身体孱弱,他们一向只在虚无和冲淡中感到自在。他们不喜欢鲜明的热辣的形象。青瓷带着一种佛像上的表情,入了他们的色空观。
子贺
这就是我想说的
子贺
如果先说结论,我的结论是:陶瓷艺术的边界,是从陶瓷前实物(人与泥土的关系)到后实物(碎片的文化激活与延展)
王轶琼
新京派黄岩一干九元在景德镇龙窑的黑月下,与方力钧举酒会合,在窑口完成了《瓷的“巴别塔”》。这是新京派年初至今正在实施的第五个艺术计划。

景德镇迷倒越来越多的神人,转移材质是这些艺术家的初衷,当那些图形被火固定之后,伴着喜悦、期盼、失落和不确定性的掌控。艺术家的能力在火神面前相当渺小,就看火给不给你面子。

陶瓷学院的艺术家李超笑起来像欢喜佛,早年被徐一晖从北京带去的玩世和艳俗真传,开始了景德镇艺术家的当代艺术的线索。这条线索是清晰明确的,并不被世人觉察,类暗线和潜水。当看到他们的那些陶瓷作品,你会觉得他们扔掉的、放弃的、甚至烧坏的都是宝贝。这么多年他们没歇着。

瓷是有属性和生命的,看你是否号到它的真脉。

方力钧明白这个,他的新作“豆腐”就是和瓷通灵的结果,脆弱、薄脆、顽固、天成、润泽,他看到了瓷性,发现了它、造就了它。
刘建华的“一碗鸡血”也是。

大量的艺术家去瓷都都是拿笔在上面写写画画,玩得很嗨,在瓷看来,都是玩票。
钧藏天下艺术馆
我赞宋军生香痕的观点
子贺
@宋军生香痕 的观点是历史的正确,不是未来的方向
宋军生香痕
打错一字,謬之千里!“青花瓷跟人有了距离!”见笑!
加方德圆(胡嘉舫)
陶瓷碎片的文化激活与延展!这是陶瓷艺术研究的价值与使命!
子贺
但也只是一部分。我们不能犯历史性错误,再次把匠人系统,排除在陶瓷文化之外
杨毅达
@子贺 作为陶瓷专家,那么对于陶瓷的未来有何高见,陶瓷的出路在哪里?
子贺
百晃图的人文关怀对于陶瓷的艺术历史,是不可或缺的
子贺
首先我不敢冒然自称专家,其次我的治学态度不是指引,而是讲述现实
子贺
也就是说:陶瓷本无需出路,但是陶瓷艺术的方向不是画瓷器这么简单,也不是用陶瓷作为语句,讲述别的事物这么决绝
子贺
陶瓷艺术,将是一个由外而内的艺术
 
宋军生香痕
瓷器本质的传统技艺,由于保守的,心手相传的师徒陋习,和辗转流离的战争破坏,已经丧失在历史的红尘中!
子贺
是用当下的各种语言,针对陶瓷系统的批判性表述
九根针
青花瓷是元人统治者的喜好,呛眼的蓝、过度矫饰的缠枝纹,过于满的拼接性构图,还是太小气了,终不如青瓷和窑釉变化多端的天然纹理来得古淡清雅,混朴天真。轻轻一瞥,气定神闲,思维照见宇宙……。

所以青瓷和窑釉变才是真正汉族人的审美。矫饰淫巧的青花看了让人心浮气躁,气只在两眼和喉咙中打转转,无法气沉丹田,又怎能达到青瓷的古拙平淡,神思玄远?

青花瓷还是太小气了,若用纯粹的道家美学思想来考察青花瓷,这种青花文化除了那些人物、花鸟的图形和手绘技法是汉人的,有可肯定之处。别的元素大多和真正的汉文化无关,非我族类,是转基因……。
子贺
@宋军生香痕 制瓷技艺没有消失,而且广泛存留。满市街的仿古瓷,仿到专家都打眼,俗称杀猪货的,都是民间制瓷高手被这个时代逼的。这个难道不需要反思与批判吗?
子贺
@九根针 你看到了问题,而且清晰度很高,但科判方法可以换一下
九根针
青花瓷和青瓷的区别,和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的区别是一样的。
子贺
@杨毅达 首先现代陶艺的历史,是两种由内而外的状态:一是接续上古图腾(陶的部分)的企图,二是现代主义在陶瓷材料上的附载,并走向了反陶瓷
杨毅达
@九根针 开始出针了
子贺
@杨毅达 不论是来自西学的现代陶艺,还是神学系统乃至民俗系统的陶瓷实物,严格上来说,都是由内而外的。我提出的当代陶瓷艺术的当代性问题与方法,甚至有可能用在你们谈论的十墨上
杨毅达
@子贺 今晚我们只是谈论陶不谈十墨
王轶琼
瓷其实不是表象的物质,那些瓷片的诡裂预示着它是活的。这个让我一直惦记它们。
子贺
首先,我明确说明,我们可以用任何方法表述陶瓷的场域历史
子贺
我只是为了大家便于理解:陶瓷艺术,应该走向陶瓷的场域,而不是纠缠于陶瓷实物
子贺
纠缠陶瓷的实物,至今也就是工艺美术的历史
宋军生香痕
自古由千锤百炼的匠,才进入艺的行当,由入神的艺技,上升到精神的高度!一个简单的手拉坯技艺,得在窑场里十年的工夫,加上釉药的配比试验,还得好多年的摸索,炉窑温度的掌控,时间的把握,都是千锤百炼的结晶,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还得有好的悟性和过人的才华,才能在老年之后烧出传世的精品!@子贺
子贺
@宋军生香痕 我非常尊重陶瓷的实物文化。我的两个课题正好说明问题:1、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文化可能;2、中国器物美学的当代性。
子贺
一个是陶瓷的世界观,一个是陶瓷的民族观
大卫(孙华卫)
@子贺 1、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文化可能;2、中国器物美学的当代性。这两个话题有意思可以聊聊。
子贺
看我的课题研究的成果【魏晋金玉品山房雅用】长物中国流
子贺
我从器物的命名入手,追寻中国器物的民族精神
子贺
这套东西还是图纸阶段,就被保利指定上拍卖了
子贺
我做学问还是追求严谨的,在景德镇,我能做出这样品质的东西,没人敢说我光说不练
子贺
我也可以整出就地出发这种让传统陶瓷人士说我叛经离道的展览
子贺
我只是想证明:我是严谨的
宋军生香痕
十窑九不成,是製瓷行业的一句俗语!若烧成一窑满意的,也是百分之二十的成品率,大多都是瑕疵品!现代煤气工艺翻模制品,就像这个浮躁的时代一样,轰
轰烈烈,烧出来的也不过是赝品的碎片而已!瞒不过真正的慧眼!! @子贺
子贺
虽然不敢说是专家
子贺
@宋军生香痕 我很认真地跟您说:您不是太知道真正的陶瓷传统。我跟烧窑、跟拉坯、跟利坯,跟矿石。我告诉你,传统陶瓷烧制,自有镇窑以来,成品率就在百分之六十。我知道柴窑怎么烧的
子贺
我知道把庄是怎么回事的。
子贺
如果我是停在道听途说,我肯定被赶出景德镇这个保守的地方了
宋军生香痕
@刘雅阁 见笑!不是什么专家,只是早些年了解了一些瓷器的问题!一孔之见!
子贺
我给自己十年时间,来系统地研究烧制,但我不是要做陶瓷生产
加方德圆(胡嘉舫)
可以归拢你的见解了,我们洗耳恭听
杨毅达
今天晚上感谢@子贺 将我们带到一个陶瓷世界,也聆听了大家对于陶瓷的探讨
子贺
当代陶瓷艺术,是陶瓷的场域艺术,它将走出基于陶瓷材料的艺术历史!谢谢大家!晚安!
杨毅达
陶瓷具有一种十分独特的魅力,再次感谢@子贺 ,感谢大家
子贺
@宋军生香痕 来景德镇,我带你去烧一次柴窑,从满窑开始
子贺
再见晚安
刘雅阁
谢谢子贺!
东哥
辛苦了子贺!
宋军生香痕
谢子贺兄弟厚爱!@子贺 瓷器探讨,多多包涵!
加方德圆(胡嘉舫)
不解渴! @子贺 。1、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文化可能的含义是什么?功能是什么?价值是什么?2、中国器物美学的当代性表现在哪里?通过什么形式?达到什么目的?这两个话题有意思可以深入聊聊。
23:27

杨毅达
子贺兄在学术上一直是严谨的,并且是独立思考者,对于陶瓷的探索与研究有着自己独特见解
 
23:30
杨毅达
@加方德圆(胡嘉舫)不解馋啊 由于时间关系,大家明天还有其它工作啊!同时也欢迎大家报名参与下一期的主持,进行探讨或者可以提出好的建议
0:39
王轶琼
瓷是关于器和气的转换,太多人过分强调人的的作为,这和水墨不同,其实瓷绝不是水墨的换场,但百分之九十六的人这么做了,这是现实。看谁破局。
6:31
吕宗平锈墨
中国陶瓷和国人艺术精神之关系,从有社会的一开始就体现中国艺术精神。
吕宗平锈墨
重新寻找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文精神,重建陶瓷和国人内心世界的联系。
吕宗平锈墨
首先从历史的角度动态地追踪陶瓷的精神流变,从原始陶瓷艺术体现的礼乐到和,及后世的气、理等都是一脉相承的,犹如线串般显现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道、无、气、理构成了中国宇宙的基本,同时也是中国陶瓷艺术的精神体现。
责任编辑:木易

相关热词搜索:陶瓷艺术 宋庄

上一篇:李德琼:书坛“芙蓉姐姐”丑象何时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