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痴墨客 庄外一闲人—北宗山水画家裴永志印象
2011-01-13 09:44:44   作者:张丹媛   来源:华艺网   评论:0

\

  说裴永志是画界侠客,是有其主观因素的。  

  近年来画坛风气不是很好,阿猫阿狗、名家杂家,许多人混迹于画坛,甚而至于呼啸着自立山头,创宗立万儿,把个清心静雅的书画文化搞的乌烟瘴气,不是孜孜不倦于艺术的探索和追求,而是沽名钓誉,愣扎扎张牙舞爪,有人痛心地说画坛不乏小混混,斯言诚哉。  

  认识裴永志先生是一句语缘,“庄外闲人”博客网页眉首上的半行小字极具勾人心性,“地球上一闲人,没事画点小画,喝点小酒儿……”。裴永志是一个耽爱山山水水的慧情中人,有江湖豪气,属于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以瞬间引为知已的那种人。此君散淡、豁达、洒脱,于江湖之事充耳闲置,用他自己的话讲,叫吾乃地球上一闲人,没事画点小画,喝点小酒……带了些隐居的侠气,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公之风。  

太行痴墨客 庄外一闲人—北宗山水画家裴永志印象

  跟他聊天,是一种享受,旁征博引,妙语连珠,满含着对人情世事的洞察练达,以及对艺术的不倦痴爱。他自幼酷爱绘画,经世醉心于此,几十年来乐此不疲,那份对艺术的坚持令我辈肃然起敬。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俯拾古今名家神韵,汇注笔端,成自家小品,极具洒脱的韵律。师法古人,通意精辟,宋代山水画家的造景、元代山水画的飘逸、明代画家的洒脱及近代大师的浑厚,都令其浑然忘我,不知所已。师古而不拟古,常常对古代“三家山水”与近代大师的画风互置相对论,窥其不入死角,独辟溪径,与北宗人全景式构图中寻找与现代生活相匹配的哲理,予情、景、物于一体,把北方山水刻画的恰到完美。他的作品中不泛生活中的挚情与传统艺术的真谛,浑厚苍劲,天真意趣,大家之风潭落纸端。

  师承大师石齐,他的艺术更为精进。“峻叠皴”的技法,对他所特别钟爱的以太行山为代表的北方山水是一个完美的诠释,北方山水的那种峻峰高耸、层峦叠累之势壮雄强气象在他的笔下流淌而出,开中国北宗山水画画法之新风气。

太行痴墨客 庄外一闲人—北宗山水画家裴永志印象

  应了石涛那句话:“笔非蒙养不灵,墨非生活不神”。生活中的裴永志注重从生活中汲取灵感,苍岩之顶,香山曲径,茶马古道旁,青山绿水间,常常窥见他与山水为伍的身影,对山把泼墨宣泄,把艺术与生活完美地杂揉于一起,北方山水的大气磅礴在其笔下呼之欲出,在他的画作中,能够读出景与物的天人合一以及自然流淌的和谐韵律,裴先生对自然的钟爱可见一斑。

  生活中的他是淡泊的,于名利之外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不媚俗,不跟风,有自己的为人之道,为艺之道,却又故道热肠。他的山水画作具有娴熟的艺术技法和冷峻之感,这与他所一直坚持的“功夫在画外,画意在胸中,情遣丹青,得法于法之外”是有莫大关联的。在他看来,最大的法是无法,功夫在题外,胸中有丘壑,艺术之路才能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太行痴墨客 庄外一闲人—北宗山水画家裴永志印象

  太行痴墨客,庄外一闲人。裴永志的淡泊与探索精神在当今画坛是难能可贵的,他就像一个痴情侠,坚持着自己的个性追求,于艺术、于生活,他有他的一亩三分地。

  《农秋挂太行》是一幅充分体现裴永志先生师法自然、崇尚自然之作。作品层次分明,近景山石与林木互为衬托,间居人家,流水婉延有致。其山石坚挺有力度,林木俊秀,散居人家木栅栏透现闲适之意,山下与山上遥相呼应。流水声音潺潺,似入耳来。远山景致若隐若现,恍若仙境,一派秋意盎然。

太行痴墨客 庄外一闲人—北宗山水画家裴永志印象

  《山坳晴雪》看积雪衬着山和树幽幽的底色,在山坳里宁静又喧嚣地绽放光采,如同一个单纯又洁白的愿望……  

  几间小居,柴门虚掩。远处雾气笼罩,作品点、线、面处理精到,构图远近层次分明,林木苍桑有寒意,枝桠间却也透露出勃勃生机。整个画面意与景极具传神,有苍茫迷离之感。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裴永志

上一篇:中国当代“峻叠皴”山水画名家——裴永志
下一篇: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谈杜中良山水画中的”三远”

分享到: 收藏